中国新闻社
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



首页>>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>新闻报道

无锡代开出生证明

2018-07-23 17:40:03

  无锡代开出生证明★【加V-信:528039189】★★提供专业医师,根据客户需求,提供解决方案,开具病假条,诊断书,CT单,化验单,各项证明单据! 8756544577

  

  暖心
  珠峰顶上的求婚

登山队在攀登珠峰(北京大学山鹰社供图)

  扫一扫看H5

  执笔:中国青年报?中青在线记者 张敏

  H5制作:中青融媒工作室

  文稿编辑:蒋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8848米――这是珠穆朗玛峰的海拔(现在官方数字是8844米,但采访对象沿用了旧版官方数字8848米――记者注),也是刻在赵万荣的未婚妻魏伟无名指的戒指上的数字。他们都是北京大学的学生,也是山鹰社的成员。山鹰社是北京大学以登山为中心、全国首个以登山、攀岩为主要活动的学生社团。

  2018年5月15日,在珠峰峰顶,刚登顶的赵万荣费力摘掉帽子,呼啸的寒风擦着他的脸,他缓慢地拉开衣服拉链,从脖子上取下绑着戒指的红绳。这个红绳是赵万荣在攀登珠穆朗玛峰之前,特意从日喀则最大的寺庙扎寺伦布寺求来的。这是一条祈福红绳,祈福登山顺利,也祈福赵万荣和魏伟的爱情。赵万荣慢慢把红绳戴在魏伟的脖子上,单膝跪地,“嫁给我吧!”

  “好!”魏伟毫不犹豫地给出答案。尽管她早已经从朋友不经意的聊天中听到有关求婚的消息,但她一直装作不知道。当戒指戴到她的脖子上时,她满足又幸福地笑着,抱了抱眼前的男友,心疼地摸着他摘掉帽子的头,害怕他冻伤。

  这是世界上第一次登山者在珠峰山顶面对面求婚,并正在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。戒指上刻着赵万荣和魏伟的名字,也刻着珠峰的海拔。赵万荣说,这枚戒指不仅是他们爱情的见证,也承载着他们对生活共同的追求。

  这次攀登珠峰来之不易。早在2012年,山鹰社的一些社员就有了攀登珠峰、献礼北大120周年的打算。2016年,赵万荣担任山鹰社社长后,山鹰社正式将此事向校团委汇报并审批通过。从此,山鹰社开始了漫长的准备过程。

  攀登雪山时会遇到的危险,在珠峰上发生的可能性更高,尤其对于山鹰社来说,迈开这一步更难。2002年,山鹰社登山队在攀登西藏希夏邦玛峰的过程中,5名队员不幸遭遇雪崩,两人遇难,3人失踪,这一度让山鹰社停止了登山活动。2003年开始,山鹰社推出了以登山训练为核心的暑期攀登模式,控制风险,逐步恢复了山鹰社的登山活动。

  2016年暑期,攀登珠峰获批后,山鹰社组织了攀登卓木拉日康峰的活动,并借此来选拔珠峰队队员。被选拔出来的登山队员,每周在学校进行针对体能、无氧耐受等方面的体能训练。2017年5月和9月,这些队员又分别攀登了珠峰的北坳口(海拔7028米)、卓奥友峰(海拔8000米),为攀登珠峰积累经验。

  在准备登山的过程中,赵万荣脑子里出现了在珠峰顶上向女友求婚的念头,在向魏伟的闺蜜以及登山队的队友征求意见后,最终确定了求婚的方案。因为极低气温,求婚方式也得有所改变,传统的将戒指戴到无名指的方式会冻伤手指。赵万荣和队友商量后,决定将戒指系在红绳上,并将红绳戴在脖子上,也寓意着“情牵一线”。

  4月7日,由7名北大学生、两名北大老师、5名北大校友组成的登山队到达西藏日喀则,并在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落脚调整,适应高海拔。登山队不断在5000米、6000米、7000米中来回反复登山,为的就是适应越来越高的海拔。赵万荣不断提醒自己要保证登山的顺利和安全。

  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整适应,5月15日,登山队终于到了冲顶的时候。为了保证赵万荣和魏伟能在相近的时间抵达,魏伟和其他北大校友先出发,赵万荣及山鹰社成员稍后出发。7时50分,魏伟第一个登顶,8时22分赵万荣登顶。在珠峰之巅,赵万荣拿出了胸前的求婚戒指,戴在魏伟的脖子上。

  赵万荣和魏伟都是1995年出生,赵万荣早一年入校。他们都在大一那年选择加入山鹰社。“当时被保送到北大后,研究了一圈北大有什么好玩的社团,看到了山鹰社。”赵万荣说,山鹰社的前辈通过摸索,为中国民间登山发展所作的贡献打动了他,他想加入一个不一样的组织,做点有意思的事。他了解到,在山鹰社成立初期,因为没有经费来源,前辈们曾经拉来7万包方便面的赞助,然后蹬着三轮车卖掉,以取得攀登经费。“这是一群纯粹的人在做一件纯粹的事。”

  赵万荣第一次“触摸”到危险是在他第一次担任登山队攀登队长的时候。2014年,赵万荣和队友攀登长江源头最高峰格拉丹东峰,这是他第二次登山,作为攀登队长的他负责全部修路和攀登相关事宜。目前,山鹰社是中国大学生社团中仅有的不依靠向导修路,坚持自主攀登和修路的社团。

  在格拉丹东峰冲顶的那天,赵万荣和搭档两人修了近2000米的路绳。在一段需要赵万荣修路的雪道上,他突然发现自己有了雪盲症状,眼睛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。这是他第一次遇到类似的情况,他立刻寻找在半路建立保护站的办法。但在陡峭的大雪坡上完全无法用力插打冰锥,后面的队友也没有办法向他提供帮助,他只能用微弱的视力继续修路。当赵万荣在雪坡顶端固定好路线绳、安全到达目的地的时候,他瘫软坐在雪坡顶上,许久缓不过神来。

  赵万荣说,登山不是征服,而是告诉所有你我他一样的普通人,“我可以。”魏伟也说,山鹰社爬山一直特别避讳讲‘征服’这个词。对于山鹰社,登山不是对自然的征服,而是对自然的朝圣,是对大自然的敬畏。

  这种对敬畏也体现在对山的爱护上。登山队每次登山前都会依照藏族的习俗煨桑祈福,为山神祈福,为登山者祈福,为山里的众生祈福。每次煨桑后,登山队都会对营地周围的垃圾进行大清洁,在上下山途中,顺手带走路边的垃圾,并在珠峰路线上沿线建立了临时垃圾站,方便运送在山上捡的垃圾。“从卓奥友峰至今的4次藏族煨桑仪式,每次过后都可以看到巨大的日晕将山峰包裹住。”赵万荣说,“每次惊叹自然奇景之余我也都会私下窃喜,一定是山神在欢迎我们的到来。”

  在登顶珠峰前,赵万荣曾以为这座雪山和他之前攀登的8座山峰没有什么不同,当他走到8300米并继续向上攀登时,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无限风光在险峰。8300米以上的地形像在一个陡峭的直角、三棱锥的斜面上前行,右侧是七八十度的陡峭雪坡,稍有不慎踩塌了路线上的浮雪,就会沿着陡坡滑下去。

  一步,一步,赵万荣和队友终于在太阳升起时登顶成功。登顶后,赵万荣完全被眼前的壮美景色震撼。太阳初升,湛蓝的天反衬着皑皑雪山,远处的群山中突然浮现出珠峰巨大的三角形倒影,倒影的顶部正好会与天际线相交,“一时间也有些睥睨天下的感觉。”

  当魏伟站在珠峰峰顶时,阳光照到她的身上,天空从黑变成蓝色,阳光逐渐洒满整个雪山,“我像一个被山揽在怀里的孩子。我在山里长大,这么多年我从山里走出去,如今又回到了山里。”她想到了万能青年旅店《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》这首歌的歌词:是谁来自山川湖海,却囿于厨房、昼夜与爱。那一瞬间她觉得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山川湖海。她朝着来时的方向双膝跪地,双手合十,对一路走来帮助过自己的人表示感谢。

  赵万荣说,在那一瞬间,仿佛时间已经静止,再也不用理会除自然之外的任何琐事,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与自然的连接上,心里无比平静。本次登山队的队长、北大校友黄怒波曾经对赵万荣说,到顶峰后会有大彻大悟的感觉,甚至蹦出念头想留在这里,和那些永远留在山上的人一样静静地陪着第三女神。赵万荣说:“虽然我的经历阅历有限,一直不能理解这种心情,但后来回想,看到珠峰倒影时内心的震撼,恐怕是心境状态和这位成功的大师兄最接近的一次吧。”

  “存鹰之心于高远,取鹰之志而凌云,习鹰之性以涉险,融鹰之神在山巅。”这是山鹰社的社训,也是赵万荣心中的箴言。他说,北大让我仰望星空,而山鹰社让我脚踏实地。

  在北大,赵万荣接触到优质的教育、更好的平台,并且不设限、充满可能性地自由发展。他和优秀校友成为莫逆之交,在国内一流的公司实习,他还取得学校提供的到新加坡进行交换学习的机会,并独自走了近10个东南亚国家。在柬埔寨的河边,赵万荣与当地的农民一起推船;在泰国清迈,他和放弃银行工作选择开客栈的民宿老板相谈甚欢……他也和魏伟相伴走过墨西哥、美国。他们用奖学金、实习工资支付旅行费用,用最经济省钱的穷游来体验这个世界的美好,“每一种体验都是宝贵的经历。”

  而登山却是一件脚踏实地、厚积薄发的事。“为了登珠峰,我们准备3年,适应两个月,冲顶5天,而在珠峰顶上只站了10分钟。”赵万荣说,登山让他回归与自己相处的时间,“没有那么多光彩的事,我要做的就是检查好自己的设备,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慢慢登顶。”每次登山,他都怀着敬畏的心,时刻记着自己是来朝圣的,“山峰在上,你在下。”登山让他更透彻也更清晰地看清事物,也更懂取舍,更能放下。

  今年研究生毕业的赵万荣,入职一家投资公司,过着飞来飞去的职场生活。登山的经历让他在工作中从容不迫,扎扎实实一步一步往前走,同时也让他更明白生活的真谛。赵万荣说,他不给自己设限,会在已有的规划下尝试更多的新的可能性。

  “无论在哪个领域,确定目标并且为之而努力都是一份宝贵的财富。”他说,“人年轻的时候,一定要登一座真正的山。”

 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

相关报道:深圳病假条出售
相关报道:鹤壁代开病假条/病假单
相关报道:景德镇代开流产证明
相关报道:长治代开结扎证明

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新闻报道


新闻大观| 中新财经|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| 中新图片| 台湾频道| 华人世界| 中新专稿| 图文专稿| 中新出版| 中新专著| 供稿服务| 联系我们

分类新闻查询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